崔鹏谈前鲁能主帅马加特:他很霸道,但是人很好

崔鹏谈前鲁能主帅马加特:他很霸道,但是人很好
10月20日讯?近日,媒体人孙雷专访了昆山FC球员崔鹏,在访谈中崔鹏分享了如何面对网络中的负能量,在鲁能时与“魔鬼教练”马加特相处的趣闻与感受,以及在昆山FC的训练经历。如何面对网络内容中的负能量?崔鹏:这个东西没必要去跟他们争论什么,只不过有时候现在很多网络传媒,包括信息时代,网络传播速度越来越快,而且没有任何的法律限制,你可以随便地说,我又不能说什么,而且我觉得真是,因为我现在有时候看网上的很多东西,我不太喜欢上网看东西,看一看就是变成了这种给我带来的负能量特别多。孙雷:对,这我特别同意。崔鹏:包括我有了孩子之后,有时候看育儿的文章,有时候育儿文章紧接着就会有什么这个孩子因为什么不幸,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放到网上呢?我觉得人走了已经够痛苦的一件事,你为什么要到网上去发酵这件事情?你想让大家沉思什么?反而给我们这些有孩子的家长带一些不好的情绪,所以说导致我对孩子没有万一这一说,在我的世界里我的孩子没有万一这一说,我要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样去保护他,所以说在这方面我的太太牺牲得也比较多。孙雷:意外的你是一个非常心重的人。崔鹏:想法很多,其实我有什么就想说什么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随着融入社会的时间越来越长,慢慢要懂得很多事情,所以说不光是就像我被人砸过饭碗,我被人背后捅过刀子,我的做人可能就跟这种风格是截然相反的。因为我被人使过这种手段之后,我可能就特别抵触这种,所以说我不喜欢有事藏着掖着,我喜欢有什么事,你讨厌我可以,你不喜欢我也可以,包括我在这个球队跟其他队员沟通,你可以不喜欢我,你可以讨厌我,但是我把我想帮助你的东西说给你。当然我觉得你讨厌我,反感我,不喜欢这种方式的时候,我就不跟你交流,你既然觉得你做的什么都对,你就去做,就用比赛去验证,这个东西很正常的。谈在马加特麾下的日子崔鹏:因为我以前很早的时候都说,那时候成天一训练就练那些体能什么的,说有什么用,累得够呛,也不愿跑,因为觉得有球才快乐,有球让我怎么跑怎么去对抗都行,一让我光在这跑就很反感,但是这个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转变的?马加特,他把我招回去的。因为他当时特别想找个后腰,招回去之后,我在马加特带队的时候,他让我重新明白体能的意义。他是德国人,说句开玩笑话,有点法 西 斯那种感觉,很霸道,但是人挺好的。他要求的训练,他当时给我找专门的体能教练每天跟着我,每天那种训练方式,每一天循环都是不停地在挑战我的极限。我记得那时候在那骑自行车,从一开始最基础的入门级,我记得60分钟,然后有心率带,心率带要脉搏保持到110~120,骑60分钟,我算了一下,骑了一堂课骑60分钟,骑了45公里,按照我说的话,我这一下都骑到机场去,骑机场骑了个来回。包括跑步机,我们可能平常慢跑就8速,10速就算快一点,他是12速度,60~90分钟持续,就这样。所以说人不是不能吃苦,但是那时候身体确实瘦下来了,那时候他还说你不能不吃饭,包括那时候马加特看我看到什么程度,他中午吃完饭之后问我下午干什么,我说下午你不安排训练吗。他说这样,你2点半陪我去跑步。我说行,我说2点半陪你跑步。我们一到场地就我们俩,还有翻译,他说你跑你的,我跑我的,完了之后,多少时间再怎么着。他说你不要管我的速度,你就按照你的速度跑,但是你想一个主教练在我身边,你让我怎么跑?跑慢了他不愿意,跑快了累够呛还不行。没跑两圈,马加特说不行,我拉伤了,我先回去。我给他跑拉伤了,哈哈孙雷:哈哈,然后你自己再接着跑?崔鹏:对,我自己接着跑,我得完成训练。这个东西就是说他对我的期望其实很大的,其实在马加特的时候,他在我准备好的时候已经想让我登场了,就是李霄鹏指导上任之前,马加特在应该是还有三场比赛的情况下,已经想让我登场了,我也具备出场能力了,但是跟青岛踢热身赛,意外受伤了。那时候是一个比我还胖的人,压到我的膝盖上了。当时我很怕,因为我当时之前是韧带手术,刚恢复好,刚从德国回来,然后到鲁能之后恢复好了,又压一下。我当时想坏了,我想不能又断了。万幸的是外侧副韧带有点撕裂,但是需要养三周,三周联赛就结束了。所以说包括后边舆论导向各方面,让李霄鹏李指导承受那么大压力,其实李霄鹏指导也知道,如果在马加特时期我登场了,可能舆论导向就不一样。孙雷:他会轻松一些。崔鹏:对,说的东西就不一样,所以说可能就是这种意外,又耽误了一阵。孙雷:觉得自己也快能到比赛的状态了。崔鹏:对,而且在场上我又是属于那种时刻都想争胜那种人,要强那种人。因为我当时瘦了一些,一上去我一撞那个人觉得没撞动他,我有点生气,又想上来把他弄倒了,结果他压我腿上,所以说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巧合。孙雷:库卡和马加特你说谁练得狠?肯定是马加特练得狠吧。崔鹏:对。孙雷:但是其实你不是怕被练,你是怕不被信任。崔鹏:我是一个挺较劲的人,就像当时滕卡特也是,他跟我较劲减体重这个事,我也说了,我说你有时候别太刻意,可能我们这些年龄大一点的,那时候说年龄大一点,就比王彤他们大一点,王彤他们1993年的这一批大一点。我当时就是说前一天练体能,纯跑圈,然后之后第二天是1993这一批,像王彤、吴兴涵、刘彬彬他们,李松益他们这些人,包括当时还有罗森文,这些人跑,他们是第二天跑,当时因为腾卡特还挺厉害的,但是第二天让我再跑一次,哈哈孙雷:连跑两次?崔鹏:对,就是连跑两天,然后当时我想反正也练不死我,跑呗。练不死我,我凭什么要妥协呢?我就跑。当时罗森文的体能不是很好,我还套罗森文一圈,因为那时候我也年轻。孙雷:25?崔鹏:更年轻一些,22、23岁。所以说我不是一个怕被练的人,包括在昆山,我记得有三天,第一天活动距离11000米,然后是那种变速跑,然后第二天36趟,30米冲刺,然后第三天又跑了个8000多米。要是搁以前可能我得说一说,但是你知道我跟高指导(高尧)也是曾经踢过球的队友。在昆山FC的训练经历而且在这又不能说让别人说他任人唯亲,所以说有时候都说你跟高指导踢过球或怎么样,其实我在这里是练得最苦的,认真训练,训练完了之后还得加练,我那时候别人要一天一练,我一天就三练。包括到后边,我们快进入赛区之前,在南京的时候,别人因为已经想按照比赛的节奏去走了,但是我为了调整自己的身体各方面体重的原因,我一天还要三练,每天就是能多付出一点。因为要比赛了,不可能要少吃,但是我吃完了之后,我就得去消耗它。所以说每一次训练完了,下午训练完,我晚上跟家人吃一口饭,吃过饭之后,好了到时间了,因为第二天又要量体重,我就再给消耗掉,那我就继续跑步。当时南京有时候35度,我就穿着雨衣在外边5公里、6公里,就这么跑,有时候其实跑得挺迷茫的。孙雷:跑得挺迷茫?崔鹏:跑得挺迷茫,因为热,一热脑子里嗡嗡的,也不知道,就说遭这个罪,没办法,你想要继续踢,你想要去争取,就像别人可能那时候不用减体重,他胖一点,只要他能力达到了就说没问题,但是到我这人家已经给你上了一个标签,你没有改变的话,人家还会继续拿这个说你事,所以说不想再出现这种让人戳脊梁骨的这种事。